欧洲皇室婚礼

看完欧洲皇室珠宝已闪瞎,那中国历代有什么珠宝
1个问答2018-09-22 15:43:03
中国传统珠宝也是琳琅满目的 玉石类珠宝最多 镶嵌类首饰也是不少的 以皇家珠宝最为富丽堂皇 可不是欧洲皇室珠宝就不如的
英国皇室婚礼真的幸福吗?
5个问答2018-12-02 02:51:44
很幸福啊
欧洲皇室可以与中国平民结婚吗?
2个问答2018-12-12 11:40:38
可以啊
如何造就充满皇室气息的婚礼
1个问答2018-12-13 03:54:31
有钱就行
皇室婚礼的英文怎么说
2个问答2018-12-16 23:16:43
royal wedding.
中世纪欧洲皇室成员的男人为什么穿丝袜
4个问答2018-12-17 21:08:07
有什么好奇怪的 文化而已…… 古代男人穿高跟鞋也是一样…… 谁说丝袜只有女人穿着漂亮????男人长得帅气穿起丝袜更漂亮…… …… 只是今天社会好像接受不了,又被电视洗脑(国内电视打扮出来的人妖要多恶心有多恶心,男人穿起丝袜真叫人作呕)…… 说起“人妖”,是泰国一道亮丽的风景线????真正的人妖极其漂亮,甚至比女人更胜三分…… 抖音上也有人玩啊,漂亮的男生打扮起来比绝大部分女生都妖娆…… 谁说帅气的一定是男人,漂亮的一定是女生???? 谁说女生的皮肤一定比男生好????这些都是谁规定的???????? 不仅古代男人穿高跟鞋,连古代皇帝也穿,比如法兰西国王路易十四,而且据说法国高跟鞋就是这位皇帝发明的…… 当然亚洲古代也不缺高跟鞋,无论是我国还是日本等国家,只不过大部分都是男人在穿…… …… …… …… 我什么时候开始注意到这个问题,是在日本一部动漫上《黑执事》,这里面有3个人的穿着打扮印象最深刻,天才剑术公主伊丽莎白·米多福特金色的头发,可爱的装扮,娇柔而有点任性傻气又非常可爱的外表(别被骗了,她才是故事中真正的剑术天才,她练得舞,不是舞蹈的舞,而是剑舞的“舞”)……塞巴斯蒂安·米卡利斯,一身帅气的黑色燕尾服,白色的手套,迷人的笑容,无所不能的办事能力,真是太帅了…… 最后一位就是主角夏尔·凡多姆海恩,正太的身材,载着一只眼罩,蓝色的眸子,墨黑色吊腿丝袜、深蓝色高跟皮鞋、手拄拐杖(用来象征身份高贵),虽然身材永远长不大,但处处透露着真正贵族的气息,当然夏尔也有女装,超级可爱的说…… …… …… …… 看了夏尔穿着打扮,或许调查了当年英国贵族的穿着打扮,你会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他们的着装是为了突出男人的身材…… 其实燕尾服也是一样,高跟鞋的搭配也是一样…… …… …… …… 对于自己的社会文化而言,应该女人才该这么做…… …… 但古代则完全相反,这是男人才这么做的…… …… 而女人的长裙则十分复杂,穿上去虽然也给人高贵美国的感觉,但却将女人的身材彻底包裹住了,通过全身可爱高贵的打扮,突出脸部的美丽突出贵族女人的高贵气质…… …… …… ……
DOZI是欧洲皇室在79年代喜欢的服饰么?
1个问答2018-12-19 05:10:48
这个DOZI 实际上就是IZOD的反写,当时的DOZI网球衫成为伦敦威尔士王子等欧洲名 流所追崇的风尚.
关于皇室婚礼
4个问答2018-12-20 07:01:15
绝对的恶作剧
看看英国皇室婚礼怎么穿
1个问答2018-12-21 20:45:08
nihilation. So people often sentim
瑞典皇室婚礼详情。
3个问答2018-12-23 18:48:58
嘛嘛……这个婚礼男的不帅,女的不靓
19世纪以前的欧洲皇室都是一夫一妻制吗
1个问答2018-12-24 00:23:52
是的,基督教提倡(只是提倡,圣经中并不禁止一夫多妻)一夫一妻。例如新约《圣经》在选领袖方面是有要求的,如: 提多书1章6 节:若有无可指责的人,只作一个妇人的丈夫,儿女也是信主的,没有人告他们是放荡不服约束的,就可以设立(领袖)。 提摩太前书3章2节: 作监督的,必须无可指责,只作一个妇人的丈夫,有节制,自守,端正。乐意接待远人,善于教导。12节: 执事只要作一个妇人的丈夫,好好管理儿女和自己的家。
欧洲皇室在70年代的时候认可的服饰有哪些?
1个问答2018-12-27 08:39:38
这个我暂时只知道IZOD,DOZI(IZOD反写)网球衫成为伦敦威尔士王子等欧洲名 流所追崇的风尚.可谓是家喻户晓。
今天是英国皇室婚礼吗
1个问答2018-12-29 14:39:05
不是 哈利王子和梅根的结婚典礼将会在2018年5月19日举行,在伦敦时间约12 p.m.正式开始
英国皇室婚礼的流程有哪些
1个问答2018-12-30 21:32:34
不会,节目表上没有。
英国皇室婚礼的政治意义
1个问答2018-12-31 15:13:04
战争加上国内经济状况欠佳,使得不论是王室,还是政府领导者,都希望能够利用这次“世纪婚礼”来提振英国经济。威廉王子婚礼不但能够提振英国原本并不景气的经济,提升王室形象、增强王室影响力,而且对于英国王室制度的延续也影响深远。
重生欧洲皇室的小说
1个问答2019-01-04 17:03:01
花开美利坚 好莱坞的秘密花园 重生之家族诞生 摩登时代 星光时代 好莱坞制造 最佳导演 幻想好莱坞 团长养成计划 混在东瀛成大亨
奥比岛收皇室婚礼新娘装
3个问答2019-01-06 00:50:40
那些都不能交易的。
唐代太子皇室婚礼
1个问答2019-01-09 20:53:15
关于唐代太子纳妃,有完整的文献资料可供参考。但因为是比较白话的记载,没有太直接的古文翻译,半看半猜吧。另外附上几张唐风婚礼图片,供您了解。 《通典》礼典 礼八十七 开元礼纂类二十二 嘉礼六 皇太子纳妃 ○临轩命使 将行纳采,制命使者,吏部承以戒之。 前一日,尚舍奉御设御幄於太极殿北壁下,南向。卫尉设群官次於东西朝堂,太乐令展宫悬,并如常仪。 其日,典仪设文官一品以下五品以上位於横街之北,西面北上,朝集使五品以上合班;六品以下位於横街南,朝集使六品以下合班,蕃客又於其南,皆西面北上。设武官五品以上位於横街北,东面北上,朝集使五品以上合班,诸亲位於其南;六品以下位於横街南,朝集使六品以下、蕃客等又在南,皆东面北上。设典仪位於悬之东北,赞者二人在南,少退,俱西向。设举麾位於殿上西阶之西,东面。设使者受命位於横街南,道东,北面西上。奉礼设门外位:文官一品以下五品以上位於顺天门外道东,每等异位,重行西面;武官三品以下位於门西,每等异位,俱重行东面,以北为上。 未明二刻,诸卫勒所部屯门,布黄麾半仗入陈於殿庭如常仪。群官依时刻集朝堂,俱就次各服朝服。侍中量时刻版奏:"请中严。"鈒戟近仗就陈於閤外。太乐令以下帅工人入就位。诸侍卫之官各服其器服。侍中、中书令以下诸侍臣俱诣閤奉迎。典仪帅赞者先入就位。吏部、兵部各赞群官出次,典谒各引就门外位。 侍中版奏:"外办。"皇帝服衮冕出坐如常仪。通事舍人引群官以次入就位,立定,典仪曰:"再拜。"赞者承传,群官在位者皆再拜。吏部与礼部侍郎赞使主副出,典谒引就受命位。侍中前承制,降诣使者西北,东面称:"有制。"使主副俱再拜。侍中宣制讫,使主副又再拜。侍中还侍位。典谒引使主副出。初使者将出,典仪曰:"再拜。"赞者承传,群官在位者皆再拜。通事舍人引群官出。 侍中前跪奏称:"侍中臣某言,礼毕。"俯伏,兴,还侍位。皇帝降座,入自东房,侍卫警跸如来仪,侍臣从至閤。使主副乘辂备仪仗而行,从者乘车以从。 ○纳采 前一日,主人设使者次於大门之外道右,南向。 其日大昕,使者公服至於妃氏大门外,掌次者延入次。(凡宾主及行事者皆公服。)主人受其礼於庙。(无庙者受於正寝。)掌事者布神席於室户外之西,莞筵纷纯,加藻席画纯,南向,右雕几。使者出次,谒者引立於大门外之西,东面。主人立於大门内,西面。傧者立於主人之左,北面受命,出,立於门东,西面曰:" 敢请事。"使者曰:"奉制,作俪储宫,允归令德,率由旧章,使某纳采。"傧者入告。主人曰:"臣某之子不教,若如人,既蒙制访,臣某不敢辞。"傧者出告。掌畜者以雁授使副,使副进授使者,退复位。使者左手执之。傧者引主人迎於大门之南,北面再拜。使者不答拜。谒者引使者入门而左,主人入门而右。使者升自西阶,立於楹闲,俱南面,西上。主人升自东阶,进使者前,北面。使者曰:"某奉制纳采。"主人降诣阶闲,北面再拜稽首,升,进,北面受雁,退立於东阶上,西面。使者降自西阶以出。 ○问名 使者既出,立於门外之西,东面。初使者降,左右受雁於序端,主人降立於内门东厢,西面。傧者进受命,出请事。使者曰:"某将加卜筮,奉制问名。"傧者入告。主人曰:"制以某之子备数於储宫,臣某不敢辞。"傧者出告。掌畜者以雁授使副,主人拜迎入,俱升堂南面,如纳采仪。使者曰:"某奉制问名,将加诸卜筮。"主人降诣阶闲,北面,再拜稽首,升,进,北面受雁,少退,仍北面,曰:"臣某第某女,某氏出。"使者降自西阶,出,立於内门外之西,东面。初使者降,主人退於阼阶东,左右受雁於序端,主人降立於内门东厢,西面。傧者进受,出请事。使者曰:"礼毕。"傧者入告。主人曰:"某公为事,故至於某之室。某有先人之礼,请礼从者。"(其仪与纳后礼宾同。) ○纳吉 前一日,主人设使者次如常。 其日大昕,使者至妃氏大门,以下傧者出请事,如纳采仪。使者曰:"加诸卜筮,占曰协从,制使某也纳吉。"傧者入告。主人曰:"臣某之子弗教,惟恐不堪。龟筮云吉,臣某谨奉典制。"傧者出告。掌畜者以雁授使副,主人迎拜入,俱升堂南面,并如纳采仪。主人降诣阶闲,北面再拜稽首,升,进,北面受雁。使者降自西阶,立於大门外之西,东面。初使者降,主人还阼阶东,左右受雁於序端。主人降立於内门,西面。傧者进受命,出请事。使者曰:"礼毕。"其傧使者皆如问名之仪。 ○纳徵 前一日,主人设使者次如常仪。 其日大昕,使者至妃氏大门外,掌次者延入次。执事者设布幕於内门之外,玄纁束帛陈於幕上。乘马陈於幕南,北首西上。执事者奉谷珪以椟,俟於幕东,西面。主人掌事者设几筵如常。使者出次,谒者引立於大门外之西,东面。主人立於大门内,西面。傧者进受命,出请事。使者曰:"制使某以玉帛乘马纳徵。"傧者入告。主人曰:"奉制赐臣以重礼,臣某祗奉典制。"傧者出告。又傧者引主人迎於大门外之南,北面再拜。使者不答拜。谒者引使者入门而左,主人入门而右。至於内门外,使者立於门西,东面北上;主人立於门东,西面。执事者坐,启椟取珪,加於玄纁上,兴,以授使副,使副进授使者,退复位。使者受玉帛。谒者引使者入门而左,主人入门而右。牵乘马者从入,三分庭一在南,北首西上。使者升自西阶,立於楹闲,俱南面西上。主人升自东阶,进使者前,北面。使者曰:"某奉制纳徵。"主人降诣阶闲,北面再拜稽首,升,进,北面受玉帛。使者降自西阶,出,立於内门外之西,东面。初使者降,主人还阼阶东,左右受玉帛於序端。主人降立於内门内,西向。於主人受玉帛,受马者自左受之以东。牵马者既授马,自前西出。傧者进受命,出请事。使者曰:"礼毕。"其傧使者如纳吉之仪。 ○告期 前一日主人设次、设几筵及傧者受命请事等并如纳采仪。使者曰:"询於龟筮,某月某日吉。制使某告期。"其授雁、升堂受命之仪,一如纳采。使者曰:"某奉制告期。"主人降诣阶闲,北面再拜。以下礼毕如纳采。其傧使者如纳徵仪。 ○告庙 有司以特牲告如常礼。祝文临时撰。 ○册妃 前一日,主人设使者次如常。设宫人次於使者西南,俱东面,障以行帏。 其日,奉礼设使者位於大门外之西,东向,使副及内侍位於使者之南,举册案及玺绶命服者在南,差退,俱东向。设主人位於门南,北面。设使者以下及主人位於内门外,仪皆如之。设典内位於内门外主人南,西面。设宫人位於门外,於使者之后,俱重行东向,以北为上,障以行帏。设赞者二人位於东阶东南,西向。典内先置一案於閤外,近限。 使主副朝服,乘辂持节,备仪仗,鼓吹备而不作。至妃氏大门外,使者降辂,掌次者延入次。宫人等各之次。掌严奉褕翟衣及首饰,内厩尉进厌翟车於大门之外道西,东向,以北为上。诸卫率其属布妃仪仗如常。 使者出次,典谒引使者以下,持节者前导,及宫人、典内各就位,持节者立於使者之北,少退,俱东向。主人朝服出迎於大门外之东,西面立定,少顷,北面再拜。使者不答拜。典谒引使者,持节者前导,入门而左,持案以下从之。主人入门而右。至内门外,各就位。立定,奉册宝案者进当使副前,使副受册宝,奉案者退复位;使副以册宝进授使者,退复位。内侍进使者前,西面受册宝,东面授典内,退复位。典内持册宝入,立於閤外之西,东面跪置册宝於案,典内俯伏,兴。奉衣服及侍卫者从入,皆立於典内之南,俱东面北上。 傅姆赞妃出,引立於庭中,北面。掌书进,跪取玉宝,兴,进立於妃前,南向。掌严奉首饰及褕翟与诸宫侍卫者次入,侍卫如常。典内还复位。司则前赞妃再拜,还侍位。妃再拜。司则进掌书前,北面受册宝,进妃前南向授妃,妃受以授司闺。司则又前赞妃再拜,还侍位。妃又再拜讫,司则前请妃升座,还侍位。司闺引妃升座,南向坐。宫官以下俱降立於庭,重行北向,以西为上。立定,赞唱者曰:"再拜。"宫官以下皆再拜讫,诸应侍卫者各升立於侍位。司则前启"礼毕"。妃降座,司闺引妃入室。主人傧使者如礼宾之仪。使者乘辂而还。 ○临轩 醮戒前二日,本司宣摄内外,各供其职。前一日,卫尉设次於东朝堂之北,西向。又设宫官次於重明门外如常仪。 其日,前三刻,宫官俱集於次,各之次皆服其服。诸卫各勒所部依图陈设。左庶子奏:"请中严。"内仆进金辂於閤外,南向,率一人执刀立於辂前,北向。前二刻,诸卫之官各服其器服,以次诣閤奉迎。(左庶子负玺如式。)宫官应从者,各出次,立於门外,文东武西,重行相向,北上。左庶子奏:"外办。"太仆奋衣而升,执辔。皇太子著衮冕之服以出,左右侍卫如常仪。皇太子乃升,仆立授绥。车驱,左庶子以下夹侍如常。出门,车权停,令车右升辂陪乘。宫臣上马讫,皇太子车动,鼓吹振作如式,文武官皆乘马如常。至承天门下车所,回辂南向。左庶子进,当辂跪奏称:"左庶子臣某言,请降辂。"俯伏,兴,还侍位。皇太子降辂,典谒引舍人,舍人引皇太子就位,侍卫如常仪。 前一日,尚舍奉御整设御座於太极殿阼阶上,西向。卫尉设群官次於朝堂,太乐令展宫悬於殿庭,乘黄令陈车辂,并如常仪。 其日,尚舍直长铺皇太子席位於牖闲,南向。(其席莞筵纷纯,加藻席缋纯。)尚食奉御设酒樽於东序下,有坫,加勺,设幂,实爵一。又陈笾脯一、豆醢一在樽西。晡前三刻,典仪设群官版位於内,奉礼设版位於外如朝礼。诸卫勒所部屯门,布仗立仗入陈於殿庭。群官依时刻集朝堂,俱就次各服其服。侍中版奏:"请中严。"鈒戟近仗就陈於閤外,太乐令帅工人入就位。晡前二刻,诸侍卫之官各服其器服,侍中、中书令以下俱诣閤奉迎。典仪帅赞者先入就位。吏部兵部赞群官俱出次,通事舍人各引就门外位。 侍中版奏:"外办。"皇帝服通天冠、绛纱袍,乘舆以出,曲直华盖警跸侍卫如常仪。皇帝将出,仗动,皇帝出自西房,即御座西向坐,符宝郎奉宝置於御座如常。通事舍人引群官以次入就位。群官立定,典仪曰:"再拜。"赞者承传,群官在位者皆再拜。 初群官入讫,典谒引舍人,舍人引皇太子,(侍从如常式。皇太子每行事,左庶子执仪赞相。)至悬南北面立。典仪曰:"再拜。"赞者承传,皇太子再拜。典仪引舍人,舍人引皇太子,诣西阶,皇太子脱舄,舍人引升就席西,南面立。尚食奉御酌酒於序,进诣皇太子西南,东面立。皇太子再拜,受爵。尚食直长又荐脯醢於席前。皇太子升席坐,左执爵,右取脯,擩於醢,祭於笾豆之间,右祭酒,兴,降席西,南面坐,啐酒、奠爵,再拜,执爵,兴。奉御受虚爵,直长彻荐还於房。 舍人引皇太子进当御座,东面立。皇帝命之曰:"往迎尔相,承我宗事,勖帅以敬。"皇太子曰:"臣谨奉制旨。"遂再拜。舍人引皇太子降自西阶,纳舄讫,典谒引舍人,舍人引皇太子出门。典仪曰:"再拜。"赞者承传,群官在位者皆再拜。通事舍人引群官以次出。侍中前跪奏称:"侍中臣某言,礼毕。"俯伏,兴,还侍位。皇帝降座,入自东房,警跸侍卫如来仪,侍臣从至閤。 ○亲迎 前一日,卫尉设皇太子次於妃氏大门之外道西,南向。设侍卫群官次於皇太子次西南,东向北上。 皇太子既受命,遂适妃第,执烛前马,鼓吹振作如式,侍从如常。皇太子车至妃氏大门外次前,回辂南向。左庶子进当辂前,跪奏称:"左庶子臣某言,请降辂。"俯伏,兴,还侍位。皇太子降辂之次。 车将至,主人设几筵如常,醴女如别仪。妃服褕翟花钗,立於东房,侍从如常。主妇衣礼衣钿钗,立於房户外之西,南向。主人公服出立於大门之内,西向。(在庙则主人以下著祭服。)傧者公服立於主人之左,北向。 左庶子前,跪奏称:"左庶子臣某言,请就位。"俯伏,兴,还侍位。皇太子出次,立於门西,东面,侍卫警跸如常。傧者进受命,出门东,西面曰:"敢请事。"左庶子承传,进跪奏如常。皇太子曰:"以兹初昏,某奉制承命。"左庶子俯伏,兴,传於傧者。入告。主人曰:"某谨敬具以须。"傧者出,传於左庶子,奏如初。傧者入,引主人迎於门外之东,西面再拜。左庶子前跪奏称:"左庶子臣某言,请答拜。"俯伏,兴,还侍位。皇太子答再拜。主人揖皇太子,先入。掌畜者以雁授左庶子,左庶子进,东南向奉授,皇太子既执雁进入,侍卫者量入侍从。及内门,主人让曰:"请皇太子入。"皇太子曰:"某弗敢先。"主人又曰:"固请皇太子入。"皇太子曰:"某固不敢先。"主人揖入,皇太子从入。皇太子入门而左,主人入门而右。及内门,主人揖入。及内霤,将曲揖,当阶揖,皇太子皆报揖。至於阶,主人曰:"请皇太子升。"皇太子曰:"某敢辞。"主人曰:"固请皇太子升。"皇太子曰:"某敢固辞。"主人又曰:"终请皇太子升。"皇太子又曰:"某敢终辞。"主人揖,皇太子报揖。主人升,立於阼阶上,西面。皇太子升,进当房户前,北面跪奠雁,俯伏,兴,再拜,降出。主人不降送。 内厩尉进厌翟於内门外。傅姆导妃,司则前引,出於母左,傅姆在右,保姆在左。(执烛及侍从如式。)父少进,西面戒之,必有正焉,若衣若花,命之曰:" 戒之敬之,夙夜无违命。"母戒之西阶上,施衿结帨,命之曰:"勉之敬之,夙夜无违。"庶母及门内施鞶,申之以父母之命,命之曰:"敬恭听宗尔父母之言,夙夜无愆,视诸衿鞶。" 妃既出内门,至辂后,皇太子授绥,姆辞不受,曰:"未教,不足与为礼。"妃升辂,乘以几,姆加幜。皇太子驭轮三周,驭者代之。皇太子出大门,乘辂还宫,侍卫如来仪,妃仗次於后。主人使其属送妃以傧从。 ○同牢 其日,司闺设妃次於东閤内道东,南向,掌筵铺褥席。将夕,司闺设皇太子幄於内殿室西厢,东向,铺地重茵,施屏障。设同牢之席於室内,皇太子之席西厢东向,妃东厢西向。(席皆莞筵纷纯,加藻席缋纯。)席闲量容牢馔。典膳监设洗於东阶东南东西当东霤,南北以堂深,罍水在洗东,篚在洗西,南肆。(篚实以二巾、二爵。)设妃洗在东房近北,罍水在洗西,篚在洗东,北肆。皆加勺巾幂。典膳监先馔於房西墉下:笾豆各二十,簋簠各二,钘各三,瓦甒一,皆加巾幂盖,俎三。樽在室内北墉下,玄酒在西,加幂勺,南柄。(幂夏用纱,冬用緆。)樽在房户外之东,无玄酒,篚在南,实四爵、合卺。(其器皆乌漆,惟以陶,卺以瓢。) 皇太子车至侍臣下马所,车权停,文武侍臣皆下马,车右降立於辂右。车动,车右夹辂而趋。车至左閤,回辂南向。左庶子进当辂前,跪奏称:"左庶子臣某言,请降辂。"俯伏,兴,还侍位。皇太子降辂,入,俟於内殿门外之东,西面,侍卫如常仪,左庶子以下皆退。妃至宫门,卤簿仗卫停於门外,近侍者从如常,入至左閤外,回辂南向。司则进当辂前,启"请妃降辂"。掌筵依式执扇,前后执烛如常仪。妃降辂,就次整饰。司闺引妃诣内殿门西,东面。 皇太子揖妃以入。司闺前引升自西阶,姆从升,执扇烛者陈於东西阶内。皇太子即席东向立,妃即席西向立。司馔进诣阶闲,北面跪奏称:"司馔妾姓言,请具牢馔。"兴。司则承令曰诺。司馔帅其属升,奉馔入设於皇太子及妃座前。酱在席前,菹醢在其北,俎三入陈於豆东,豕俎特於俎北。(豆东,菹醢之东。)司馔设黍於酱东,稷在东,设湆於酱南。(馔要方也。)设对酱於东,(对酱,妇酱也。设之当特俎。)菹醢在其南,北上。设黍於豕俎北,其西稷、稻、粱。设湆於酱北。司馔启会,却於簋簠之南,对簋簠於北,(启,发也。豆盖,彻於房内。)各加匕箸。设讫,司馔北面跪奏:"馔具。"兴。 皇太子及妃俱坐。司馔跪取脯擩於醢,取韭菹擩醢,授皇太子;又司馔取脯擩於醢,取韭菹擩醢,授妃。皇太子及妃俱受,祭於笾豆之间。司馔兴,取黍实於左手,遍取稷,反於右手,授皇太子。又司馔取黍实於左手,遍取稷,反於右手,授妃。皇太子及妃各受,祭於菹醢之间。司馔俱兴,各立取肺,皆绝末,跪授皇太子及妃;俱受,又祭於菹醢之间。司馔俱以肺加於俎。掌严授皇太子巾,又掌严授妃巾,皇太子及妃俱帨手,以柶扱上钘,遍擩之,祭於上豆之间。司馔品尝皇太子馔,又司馔品尝妃馔。司馔各移黍置於席上,以次跪授肺脊,皇太子及妃皆食以湆酱,三饭卒食。 司馔北面跪奏称:"司馔妾姓言,请进酒。"司则承令曰:"依奏。"兴,司馔二人俱盥手洗爵於房,入室诣酒樽所,酌酒进,北面立。皇太子及妃俱再拜,兴,一人进授爵皇太子,一人以爵授妃,皇太子及妃俱受爵,司馔俱退,北面答再拜。皇太子及妃俱坐,皇太子及妃俱祭酒举酒,司馔各以肝从,司则俱进受虚爵,奠於篚。司馔又俱洗爵酌酒,再酳,皇太子及妃俱受爵,俱饮,司则进受虚爵,奠於篚。三酳用卺,如再酳。皇太子及妃立於席后。司则俱降东阶,洗爵,升,酌於户外樽,进,北面俱奠爵,兴,再拜。皇太子及妃俱答拜。司则俱坐,取爵祭酒,遂饮卒爵,奠爵,遂拜,执爵兴,降,奠爵於篚,还侍位。司馔北面奏称:"司馔妾姓言,牢馔毕。"司则承令曰"诺"。司馔彻馔,设於房。 司则前跪奏称:"司则妾姓言,请殿下入。"俯伏,兴,还侍位。皇太子入於东房,释冕服,著葱褶。司则启妃入帏幄。皇太子及妃俱入室。媵馂皇太子之馔,御馂妃之馔。 ○妃朝见 其日,昼漏上水一刻,所司列御座於所御殿阼阶上,西面。(其席莞筵纷纯,加藻席画纯,次席黼纯,左右玉几。)司设设皇后座於室户外之西,近北,南向。尚食帅司膳设酒樽於房内东壁下,有坫,加勺幂,(樽用瓦甒,实以醴酒。)笾一豆一,实以脯醢,设於樽北。又设洗於东房,近北,罍水在洗西,篚在洗东,北肆。(篚实以巾幂,觯一,角柶一。) 其日,夙兴,妃沐浴。司则启:"请妃内严。"质明,诸卫帅其属陈布仪仗如常仪,近仗入陈於寝门外。内厩尉进厌翟於正寝西阶之前,南向。司则启:"外办。"妃服褕翟,加首饰以出,降自西阶,升辂,侍卫如常。至降车所,司则赞妃降辂,司言引妃入,仗卫停於閤外,障扇侍从如常。妃至寝门之外,立於西厢,东面。 诸卫勒所部屯门布仗,三仗入陈於所御殿閤外如常。侍中奏:"请内严。"尚仪又奏:"请皇后内严。"妃既至寝门,侍中版奏:"外办。"皇帝服通天冠、绛纱袍以出,升自阼阶,即御座,西向坐,侍卫如常仪。尚仪又奏皇后"外办"。皇后袆衣首饰,司言引尚宫,尚宫引皇后出,即御座,南向坐,侍从如常。妃奉笲枣栗,司馔又执奉笲腶脩以从。司言引妃入立於庭北,再拜。司宾引妃升自西阶,进,东面跪,奠笲於御座前,皇帝抚之,尚食进,彻以东。司言引妃自西阶降,复北面位。奉笲腶脩再拜,司言引妃升,进,北面跪,奠笲於於皇后座前,皇后抚之,尚食进,彻以东。司言引妃退立於西序,东面,又再拜。 司设设妃席於户牖之间,近北,南向。司言引妃立於席西,南向。尚食入东房,盥手洗觯,酌醴齐,加柶,面柄,出,进诣妃席前,北向立。妃进,东面再拜,受醴。尚食荐脯醢於席。妃升席坐,左手执觯,右取脯,擩於醢,祭於笾豆之间;以柶祭醴三,始扱一祭,又扱再祭;降席,进,东面跪,啐醴,建柶,奠觯,兴,东面再拜;跪取觯,兴,即席坐,奠觯於荐东,兴,降席。司宾引妃降自西阶,出閤,乘车还宫,障扇侍从如来仪。 ○会群臣 皇帝会群臣於太极殿,如正至之仪。唯上寿辞云:"皇太子嘉聘礼成,克崇景福,臣某等不胜庆忭,谨上千秋万岁寿。"
为什么大清朝皇室不与欧洲皇室通婚
1个问答2019-01-12 22:24:12
清是一夫一妻多妾制。欧洲是一夫一妻制。 再加上宗教信仰不同,没法通婚呀。 满汉通婚都是晚清的事了,满洋通婚更难。

热门问答

热门搜索更多

  •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I
  • J
  • K
  • L
  • M
  • N
  • O
  • P
  • Q
  • R
  • S
  • T
  • U
  • V
  • W
  • X
  • Y
  •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