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恶的新娘原著

金庸原著倚天屠龙记的结局是什么??
4个问答2018-11-24 09:23:15
原著赵敏和张无忌在一起 周芷若也和张无忌在一起,都在冰火岛上生活,张无忌还答应帮赵敏画眉
京华烟云影视与原著的不同之处
2个问答2018-11-25 08:43:03
赵薇版《京华烟云》与原著的不同之处 姚木兰和荪亚:原著中她俩结婚时是两厢情愿的,虽然木兰一直有些爱慕孔立夫,但结婚后就藏在心里了,她觉得和荪亚的结合本就是注定了的,两个人也过得很幸福,后来荪亚遇到曹丽华,也被木兰合理的化解了,并未起太大风浪。木兰第一胎生了女儿,后来又有儿子。 体仁和银屏:体仁是木兰的大哥,剧中没有;银屏是从小伺候体仁的一个丫鬟,他们俩也是两情相悦,但父母不同意。书中这二人的故事就和电视剧里荪亚和丽华的故事一摸一样的,他们把体仁送出国留学想趁机把银屏嫁出去,后银屏逃跑并遇到华太太被她收留,体仁知道后回国,瞒着家里与银屏同居并生一子,后因为儿子被抢银屏自缢。后来体仁在华太太的劝导下浪子回头安心工作。最后病死。 莫愁和孔立夫:莫愁一直就对立夫有好感,自然结婚,并没有发生和牛怀玉那段故事,立夫自然也很爱慕自己的妻子,对木兰有好感但并不像电视里演的那么强烈。莫愁也生了儿子。 桂姐:书中桂姐并不是那么有心计的一个人,也没有做过电视里演的那些坏事,是个很好很可亲的人。 不同之处暂且想到这些,希望对你又帮助
《太阳照常升起》的原著小说是什么
4个问答2018-12-09 20:25:32
天鹅绒 叶 弥 从前有一个乡下女人,很穷。从小到大,她对于幸福的回忆,不是出嫁的那一天,不是儿子生下的那一刻,而是她吃过的有数的几顿红烧肉。这没有什么可羞耻的。可羞耻的是:曾经富裕过的人被称作地主或者富农,被没有富裕过的人监督劳动。 这个乡下女人真的非常穷,她家里的炕上一年四季只有一床薄而破的被子,被子下面一年四季垫着一条芦席。她有一双干净像样的布鞋,用作逢年过节和走亲访友时穿——光着脚穿,她没有袜子。当然她更不可能有牙刷、牙膏、指甲钳之类的东西。 这是一九六七年的中国,距今不远,想忘也忘不了。 问题不在于她的穷,在于有另外一个女人背后嘀咕她:“连袜子都不买一双,敢情真想做赤脚大仙?” 这一句话传到了她的耳朵里。她是个自尊要强的女人,曾经在脱盲班里学到过一些学问,譬如:地球是椭圆形的,在宇宙里像一只鸡蛋那样无休无止地滚动。毛主席是人民的大救星。共产党一心救中国。等等。但是很多很多的学问在脱盲班里是学不到的,譬如人和人之间怎样协调相处。 她既不能一笑了之,也无法去找那个背后说三道四的女人吵上一架。问题是她没有钱买袜子。 她思来想去,想到一个主意。那是冬天,已经过完春节了,她的儿子在学校里读高一,十八岁,功课很好,好到同班的一个女同学送了他一支钢笔。还有几天他就要从高一升到高二了。这个女人把儿子叫到面前,告诉他:读到高中毕业,又能怎么样呢?十八岁,是帮家里挣工分的年龄了,某某的功课不是比你更好,去年就不读了,帮着家里挣工分,还订了一门亲。她把儿子的几个学费揣在怀里,不顾一切地朝集市上走去。集市上有一家商店,方圆十几里惟一的一家商店。大号叫“XX供销合作社”。简称“供销社”。供销社里每一个营业员都像干部一样有权。 女人要了一双深灰色的腈纶袜子,仔细打量之间,心里又有了盘算:买了一双袜子,不过是跟别人一样有了一双袜子,不过是逢年过节穿一下。 她放下袜子,就在供销社里转悠开了,转完供销社又到集市上转悠。不觉天就黑了。她看见集市上一下子冷清下来,就昏了头,心里敲响了锣鼓,越敲越响,越敲越乱……她想到该回去给儿子丈夫弄一点糊口的,想到有点对不起儿子,想到她这么个又穷又傻的女人,却生了个聪明听话的儿子。突然间,这个女人做出了一个行动:买了两斤猪肉。 悲剧就这样发生了:进了村,她上了一趟茅厕,把肉拴在茅厕外面的木棍上,她出来的时候,肉不见了。 但是她这个人还在。这个人从此就负载着一个沉重的任务,她要为失去的两斤肉喊冤。她不上工,不下灶,几乎不吃不喝,每天站在她家里的屋门口,脏话连篇地骂,骂谁偷了她的猪肉。村里的女人一股劲地劝,告诉她,谁都相信她是买过肉的,也许那块肉被饿***跑了。 她转而骂狗,听上去就像在骂人,比直接骂人还难听。这回没有女人去劝了,因为种种迹象已表明,她疯了。 儿子运气比她好。他回乡务农后,当了队里的会计,那个送钢笔给他的同学是大队书记的三女儿,有点心脏病,有点哮喘,眼睛有点斜视,但他还是娶了她。这样他二十多岁就当了他那个队的小队长,管着四十多户人家,二百多号人。 我在《司马的绳子》里这样提过:后来,大批大批“下放”的人开始返城。我们一家回去了,唐叔叔吃了官司,他的老婆拖儿带小地也回去了…… 唐叔叔杀了那个乡下穷女人的儿子。这件事人家是这样说的:小队长和姓唐的老婆有了男女关系,女人的丈夫用一杆猎枪毙了小队长。 唐叔叔大名叫唐雨林。祖父是印尼华侨,那杆猎枪据说就是他留下来的。唐雨林的老婆叫姚妹妹。姚妹妹上头有五个哥哥,到了她终于是个女孩子了。父母亲又喜又怨地,索性把她叫做了姚妹妹。姚妹妹到了四十岁还是姚妹妹,会赌气,会俏皮,会耍赖。圆而白的脸上,总是带着一副观察的神情,观察的目的是为了在该笑的时候奋力大笑。结婚晚。她三十九岁的时候,女儿才九岁。女儿喜欢在小辫子上系两只蓝蝴蝶结,偏偏她也喜欢在两根大辫子上系两个蝴蝶结,也喜欢蓝。于是她这样跟女儿商量: “囡!蝴蝶结是大人戴的。妈给你头上扎一条宽宽的红带子。” 女儿不干。女儿搬来了父亲唐雨林。唐雨林这样跟老婆商量:“乖妹妹。你们两个人换一换,她戴蓝蝴蝶结,你扎宽宽的红带子。” 姚妹妹不干。唐雨林哄劝了半天,口干舌燥,伸出巴掌,恶狠狠地扇了她两大巴掌。姚妹妹的眼泪还未曾干,她的爹妈就互相搀扶着跌跌撞撞地跑来了,坐在客厅里,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诉苦:“带大一个女儿不容易啊!生下她也不容易啊!。从来不舍得打她一下,现在倒好,送上门去给人家打耳光了。”然后,她的五个哥哥也来了。 有客人上门,唐雨林总是这样介绍老婆和女儿:“这是我的大女儿,这是我的小女儿。” 唐雨林、司马、我父亲,三个人是棒打不散的赌友。 这三个人在赌场上是好汉,好汉们各有特点:司马是智者,我父亲是仁者,唐雨林是侠者。唐雨林脾气火暴,除了对老婆没办法,什么样的人他都不怕。有时候他会带着那杆猎枪去赌,所以赌场上的小人见了他都退避三舍,不敢赊账,更不敢做手脚。 大约从七九年“下放”那年开始,三个人约定:每年的大年初一下午聚合到一起,豪赌一夜,第二天上午八点分手。为了一夜豪赌,也为了老友相聚,唐雨林要顶着寒风,骑一个半小时的车子。一个半小时是指正常的行驶时间,不包括他在路上打猎的时间。我们记得他当时的样子:背着猎枪,满脸通红,双目发亮,鬓边汗湿着,自行车后面捆着年货,年货里有他即兴打来的野物。我们老远就冲着他裂开嘴巴笑,他的口袋里还装着白果,他教我们如何把白果埋在灶膛热灰里爆着吃。有一次,他一本正经地对我们说,白果爆裂的声音特别像他***的声音。于是我们扔下白果,爬到他的身上,把他揍到求饶。 总而言之,他一点也不像个杀人犯的样子。 姚妹妹跟着丈夫“下放”那年恰好整四十岁。她一点也不伤感,她认为将来会有许多变通的方法。但是唐雨林心情沉重,这儿太穷了,太穷的地方总是像死一般寂静,他不喜欢这种毫无内容的寂静。他跟在向导后面,不动声色地打量路上遇到的每一个当地人,在赌场上他就经常用这种目光打量对手。他发现他走进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 他走着走着,就和那个穷女人的儿子碰上了。 穷女人叫李杨氏,她的儿子叫李东方。李杨氏疯骂了许多年,恰巧在唐雨林一家来的这一天清醒过来。她不知道自己能清醒多少时候,赶紧梳了头,洗个澡,穿上鞋子,乘着清醒又自尊的时候,急急忙忙地跳河了。 她跳河的地方忽然热闹起来,许多人朝河边跑过去,又围着河嚷嚷:“死了死了。死透了。没用了。”向导扔下唐雨林一家过去看热闹,一会儿过来说:“死的是小队长的老娘。丢掉了两斤猪肉,就疯了。听说今天醒了,梳个头,洗个澡,穿上鞋子,就投河了——洗什么澡?多此一举,反正要投河嘛。” 于是,唐雨林看见了李东方,李东方就看见了唐雨林的那杆猎枪。他一愣,眼里露出惘然的神情,一时竟无话可说,他从来没有见过真正的猎枪,这杆猎枪看上去与本地民兵训练时用的“三八”式步枪有很大的不同,它很华丽,带着城市里陌生的富足的气息。它有些咄咄逼人,他不知道对它说些什么。 他黑而瘦,裤管和袖管看上去空荡荡的,没有屁股,肩膀宽宽的,因而整个人像个“T”字形状,硬而且冷,设着一道防线。但是他的神情却是不设防的,他细长的眼睛里流露出对什么都认真的样子——什么都认真,却什么都不准备问的样子。眼梢略略上扬,眼眸晶亮,令人想起某种驯顺的食草动物。另外,他经常随着外部情况而变换表情,这个习惯使他像一个没有多少心思的孩子。 这是唐雨林一家和李东方初次见面的情景。说实话,唐雨林有点看不起这个顶头上司,但是他知道不能流露出这样的感受。唐雨林阅人多多,唐雨林百战百胜,唐雨林从不伤害好人。 但是姚妹妹在伤害人了。姚妹妹皱起了鼻子,说:“有问题吧?我妈总说他们是有问题的。你看看,两斤……两斤……又不是两百斤。” 她的女儿问:“两斤?两斤是多少啊?” 姚妹妹说:“两斤嘛,比一斤多一斤。” 她突然大笑。两斤,比一斤多一斤,这样的回答确实让人想起来觉得好笑。这样,唐雨林就不得不板起了脸,说:“姚妹妹,人家悲伤的时候,不要这么大笑。让人家听见了不好。我们下乡来是接受人家再教育的。” 冬天,做什么样的事最美呢?吃饱了饭,穿得很暖和,坐在无风的太阳底下,吃姚妹妹炒的葵瓜子,喝从苏州带来的五窨花茶,听女儿唱简简单单的儿歌。唐雨林几乎适应了改变生活后的巨大落差,但是他知道这样悠闲着会有一些麻烦。李东方上工的时候,经常绕着路走过唐雨林的家门口,不吭声,不回头,给唐雨林看一个僵硬的后背。他是小队长,唐雨林知道会有一些麻烦,他必须跟这位李东方达成某种协议。 李东方的娘下葬那天,唐雨林也去吊唁。他扛着那把猎枪,大刀金马地朝桌子旁边一坐,人群哄然一声朝后退避,像潮水一样,留下了搁浅的李东方。李东方和唐雨林在空无人处面面相觑,中间搁着那把猎枪,都有些慌张。突然,两个人不约而同地给了对方一个微笑。笑的含义是各不相同的,突如其来的尴尬境地让他们有了第一次和善的交流。 唐雨林这一天收获颇丰:李东方一个半生不熟的然而友善的微笑;一只野兔子;一只五彩斑斓的野鸡。他把猎物扔到姚妹妹脚下,说:“去!用盐腌了,挂在风口上吹着。改天请李队长来吃饭。” 李队长来吃饭的情景值得一说。他穿上了新褂子和干净的解放鞋,两只手背在身后,耷拉着脑壳,扛着一对瘦而笔直的肩膀,来到唐家大门口。他小心地叫了一声:“老唐。” 老唐和妻女都在灶房里忙活,没有听见。他站在那儿缓慢地转动着脑袋,认真地四下里看了几眼,不知为什么突然一惊,迅速地几步跳到了屋后。过了一会儿,他看上去轻松了,浑身从脖子那儿开始松弛,松弛的结果是,他慢悠悠地蹲下了,眼睛看着河边几根没有收割的芦苇。 唐雨林和姚妹妹轮流到大门口去张望,已经过了吃午饭的时间,唐雨林心中焦躁。姚妹妹说:“不会掉到河里去了吧?”唐雨林刚想责备她几句,就听得女儿惊喜地大叫:“找到了。”——她在屋后找到李队长了,并且拖着他的袖子不放。 唐雨林跟着姚妹妹笑起来。 趁着吃饭,唐雨林和李东方达成协议:他可以暂时不出工,替李东方管教队里的几个痞子。那几个痞子老在集市上转悠,喝酒赌钱,扰乱地方治安。 这顿饭,姚妹妹喝的酒比他们两个人加起来的还多。酒至酣处,她撅开丈夫跟李东方发牢骚:“说什么我也要离开你们这个地方。我是很认真的一个人,我说的话都是真话。我为什么说真话,因为我是家里的老小,父母哥哥都宠我,所以我胆子大,不怕得罪人。我这个人天生有福,从来没有吃过亏。你是农民阶级,我是工人阶级。哪,农民阶级和工人阶级都应该说真话。我要得罪人了——你们这个地方真是野猫不拉屎的地方,什么东西都没有。我保证你没见过小笼汤包和虾仁烧卖。” 李东方神往地问:“虾仁烧卖是什么?” 唐雨林从来就管不住姚妹妹,他站起来对好脾气的李队长说:“她这种言论,该枪毙。交给你好好教育,我要溜之大吉了。” 唐雨林提着枪出去了一阵。傍晚,他一无所获地回到家。姚妹妹在房间里睡觉,圆脸上睡得一团粉红。厨房里,李东方还呆呆地坐在那里,看见唐雨林走进来,脸上什么表示也没有,站起来就走了。唐雨林走到屋子外面,问踢毽子的女儿: “你妈下午怎么了?” 女儿说:“下午没怎么。” 唐雨林、司马、我父亲,三人中,我父亲是仁者,司马是智者,唐雨林是侠客。这三种人,只有侠客具有这样的两面性:既有令人生畏的铁石心肠,又有无处不在的悲天悯人。 唐雨林遵照与李东方订下的协议,每日到集市上去转悠。那几个泼皮确实难缠,但唐雨林是何等样人,连吓带骗,没几天就把这帮泼皮收服了,令他们不敢再扰乱百姓。他也确实向他们动过武,那是他实在生气不过,把猎枪搁在一边,捋下几根柳条,狠狠地揍他们的屁股,把他们揍得四下里逃窜。后来,他就给他们表演枪法,谈城里的见闻和吃穿用度,给他们做红烧野鸭煲西瓜野鸡盅什么的。如此不出半年,他就是那几个泼皮家里的常客了。他们在一起有许多事情可做,譬如打猎、赌博、空谈。他们都觉得相识是缘分。 唐雨林对泼皮们说:“有时候,我是你们的朋友……”泼皮们响应:“是朋友啊!” 唐雨林又说:“有时候,我是你们爹。”泼皮们再次响应:“是老爹啊!” 这种富有层次的关系肯定给唐雨林带来了莫大的愉悦,不然的话,他为什么经常在外面不回家呢?不想姚妹妹炒的南瓜子,也不想苏州带来的五窨花茶。 这就冷落了姚妹妹。 姚妹妹确实是在这时候与李东方好上了,一件看上去极不可能发生的事发生了,一件非理性的事件,一件考验人类智商的事件,一件不是第一次发生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发生的事件。每当这样的事件发生后,我们冥思苦想,智商受到极大挑战。我们只能这样猜度:这是不正常的事件。 初夏的一天,唐雨林如往常一样,扛着枪到他的一个小泼皮家里去。坐在人家屋外的苦楝树下,喝酒猜拳,热闹到半夜,他觉得露水渐重,就对泼皮们说:“散了散了吧。”泼皮们上来按住他,说:“你老人家不是说今晚要住这里吗?”唐雨林诧异道:“我什么时候说了?”泼皮们一齐回应:“说了。”唐雨林一头迷雾,抓耳挠腮地想了片刻,站起来果断地说:“没说。回去。” 他说走就走。 泼皮们跟在他后面,不住嘴地劝:“住吧住吧,老爹!再睡一刻天就亮了,不在乎这一时半刻地赶回去。” 唐雨林不理睬他们,他心里一个劲地想赶回去。他突然发现,这世界太空旷了,令人想起一些让人不安的物事。 他大步流星地走了片刻,觉得身后有异样。回头一看,泼皮们全都跟着他,默默地,像一群鬼魅,难怪他听不到声音。他生气了,把枪从肩膀上卸下来,举起枪柄作势要打过去。这一次,没有发生他预想中的逃窜场面,泼皮们不动。 那,我们就不送老爹了。 老爹你留神脚下,慢慢走。 不管有什么事,老爹你明天一定要过来喝酒。 雾渐渐地深了,漫过了路面,淹没了唐雨林的脚,四周围全是湿淋淋的麦田。湿透的麦苗在深夜里也醒着,发出异样的香味。有一点风吹过来,卷不动浓重的雾,却把唐雨林的脸吹得冰凉。 到了家。 家是三间草房,冬暖夏凉。西边是吃饭的地方,女儿的小床安在中间,他和姚妹妹的大床在东边,那是他的天堂。 天堂里有了陌生的声音,这就是泼皮们送了他一程又一程的原因。 唐雨林愣在窗口。 他听到两句话。第一句话是姚妹妹说的,“我家老唐说我的皮肤像天鹅绒。”第二句话是李东方先生说的,“我要做你用的草纸。” 唐雨林把枪倚在窗子下面,走到邻居的屋后,那里有一座隔年的麦草堆,他就坐下来,偎在草上。他有些后悔回来了,按照惯例,过了半夜,他就住在别人家里了。 一觉睡到大天亮,唐雨林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回去。姚妹妹在厨房里烧粥。唐雨林走近她坐下。枪就靠在墙壁上。唐雨林对姚妹妹说:“你过来!”姚妹妹看了他一眼,坚决地说:“不。”唐雨林再次命令:“过来!”姚妹妹再次拒绝:“不。”于是唐雨林问:“是不是你比我有道理?”姚妹妹看都不看他一眼,说;“我要把粥烧好。”唐雨林无可奈何地说:“好吧,等你把粥烧好,我就狠狠地揍你一顿。”姚妹妹说:“你揍!” 过了一会儿,姚妹妹把粥烧好了。她拿了酱菜和筷子放在唐雨林的面前,盛了满满的一碗烫粥端过来了,到了唐雨林面前,她跪下了。认真地跪着,把粥放到他的桌子上,然后把脸伸过来,说:“你打吧。打了,大家就好过了。” 唐雨林想,我要上了这样的女人,就得为她放弃正常生活的愿望。美貌的女人会害死男人,头脑简单的女人也会害死男人。这个头脑简单的女人会害死两个男人的。他伸手摸摸姚妹妹散乱的头发,心情沉重地告诉她: “你这是送人家死啊!” 侠者唐雨林一手拉起姚妹妹,把她拉到自己的腿上坐下,一手端起粥碗,“呼噜呼噜”地一气喝完。然后,一手推开粥碗,一手推开姚妹妹,提了猎枪就走了。 他在李东方必经的土路上候了三天。第四天,李东方出现了,空着两手,一脸憔悴,裤管和袖管看上去更空空荡荡了,“T”字形的人小了一圈。奇怪的是,面对猎枪,他的神情竟是坦然的,眼眸还是晶亮的——亮得和先前不大一样,先前是认真,现在有点像是营养不良。唐雨林知道,三天,足以让这个疯女人的儿子找到生存下去的办法,他比他的母亲要顽强得多。 唐雨林放下枪,让他说话。 他说话了。他的语气是不卑不亢不愠不火的,没有任何让唐雨林挑剔的地方。 “我是该死。”他仿佛是在说一件与己无关的事,“但是有一件事我搞不清楚,死不瞑目。” 唐雨林点点头。 李东方面不改色地说下去:“什么叫天鹅绒?” 唐雨林又端起枪:“天鹅绒是一种布料。” 李东方呆滞地看着唐雨林的枪。 唐雨林想,毫无疑问,这是个阴谋。他在乞命。 “滑溜溜的一种布料,有点像草地,有点像面粉。” 这一次,李东方的脸露出了唐雨林熟悉的迷惘,那种真实的迷惘,他在日常生活中经常毫不掩饰的迷惘。唐雨林想,这确实是个阴谋,是一个不同寻常的阴谋。这个阴谋里有着让人不可忽略的东西,你无法让一个人带着真正的遗憾死去。况且这个人有过那样的母亲。 唐雨林放下枪,点点头。李东方慢慢地离开了。 现在的问题是,唐雨林必须让李东方明白什么是天鹅绒。如果李东方拒绝明白的话,唐雨林的计划将变得遥遥无期。 唐雨林扛起枪回家了。他从不后悔。 这一阵子,唐雨林和李东方两个人都很忙。一个忙于教,一个忙于学。学生老是听不懂,老师老是教不会,好在两个人都不着急。那一阵子,村子里的人都看见了这两个人垂头丧气的模样,经常有人问李东方,你在干什么呢?李东方就沮丧地说,我在想事呢。也有人问唐雨林,你老人家在干什么呢?唐雨林就恶狠狠地说,想事呢。于是很多人都说,他们都在想姚妹妹呢。 这样过了一个月,唐雨林知道李东方确实无法明白天鹅绒是什么东西。这个叫李东方的男人已经越过了死亡的恐惧,专注于某一样事物的研究。这种特性与他的母亲是一样的,坚韧和脆弱相隔着一条细线,自我的捍卫和自我的崩溃同时进行着。 唐雨林明了这一点。他怜悯李东方,他又别无选择。 又过了一个月,已经很热了。有一天的傍晚,唐雨林站在屋前眺望落日。西边的天空上不断变幻色彩,从桔红到桔黄是一个长长的芬芳的叹息,从桔黄到玫瑰红,到紫色,到蓝灰,到烟灰,是一系列转瞬即逝的秋波。然后,炊烟升起来了,表达着生活里简单的愿望。土地上生长的每一样庄稼、每一棵树、每一丛草,都散发出生命的气息。生机是这么直白而一览无余,令人感动。 唐雨林当天晚上就出发回苏州了。他的心越来越柔软,再不行动的话,也许他就要放开李东方了。 他先是到了苏州,所有的布店都没有他要的东西。他又到了上海,上海有他的一些曾经发达过的亲戚,他小时候见过几位女眷用过天鹅绒的制品。在上海一无所获后,他又到了北京,北京的亲朋做着不大不小的官,不大不小的官说,这种布料非常稀少,相当可观的官才能凭票证购买到。 他一无所获地回来了,但他给姚妹妹带来了扎辫子的绸带子,给女儿带来了一只小布娃娃,给那群泼皮们带来了几瓶酒。和去时一样,他回来的时候也是傍晚,要暗不暗的当口。他已经看见李东方放工回家了,他在自家屋后的菜地里干活。 唐雨林提起枪就走。姚妹妹跟在他身后,走了一程,不敢再跟下去。 片刻之后,唐雨林和李东方见面了。李东方蹲在菜地里,略显惊惶地打量从天而降的唐雨林,他的前后左右,全是高而茂密的芦苇,——一个绿色的深渊。 唐雨林威风凛凛地问:“我就是跑遍全中国,也不一定找得到那样东西。你说怎么办?” 李东方从地里慢悠悠地站起来,用平常的口吻对唐雨林说:“你不必去找了,我想来想去,已经知道天鹅绒是什么样子了。”他接着说,“跟姚妹妹的皮肤一样。” 唐雨林端起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枪打死了李东方。他终于找到了行动的机会,他知道,若是他放弃这次机会的话,也许他一辈子都没有机会了。 当然,这机会是李东方主动给他的。 一切都结束了,唐雨林进了监狱,到现在他还在监狱里度他的漫漫长夜。每年的大年初一,我父亲想起老朋友唐雨林,总会像个妇人一样感时伤怀。这个杀人事件有意思的地方在于:如果李东方拒不明白天鹅绒这样东西,唐雨林会不会让李东方的生命一直寄存在他的枪口上? 答案是会的。所有的人都这么说,唐雨林是个侠骨柔肠的男人。他如果想杀李东方,早就下手了,何必等到一定的时候。可以这么说,这是李东方自己找死。疯女人的儿子在一刹那驾驭着自尊滑到了生命的边缘,让我们看到自尊失控之后的灿烂和沉重。 李东方死后的若干年后,公元一九九九年,大不列颠英国,王位继承人查尔斯王子,在与情人卡米拉通热线电话时说:“我恨不得做你的卫生棉条。”这使我们想起若干年前,一个疯女人的儿子,一个至死都不知道天鹅绒为何物的乡下人,竟然说出与英国王子相仿的情话:“我要做你用的草纸。” 于是我们思想了,于是我们对生命一视同仁。 2002年2月9日完成 2002年2月14日修改 发布于《人民文学》2002年第四期 收入中篇小说集《天鹅绒》山东文艺出版社2003-6-30出版 作者简介:江苏苏州人。1964年6月生。1994年开始发表小说。出版中短篇小说集《成长如蜕》、《钱币的正反两面》,著有长篇小说《美哉少年》。成名作《成长如蜕》
原著上金箍棒上面有什么字
2个问答2018-12-10 07:21:26
金箍棒 ,全称如意金箍棒。是《西游记》中孙悟空使用的武器。“两头是两个金箍,中间乃一段乌铁,紧挨箍有镌成的一行字,唤作“如意金箍棒“一万三千五百斤”,“
聊斋志异的原著中《画皮》的女性形象
1个问答2018-12-16 02:25:57
原著女性形象主要为狞鬼和王生妻,总体来说反映了女性地下的社会地位。 《画皮》一方面将女性视为阴气浓重、凶恶残忍的厉鬼化身;另一方面又极力赞扬忠守妇德的女性温柔贤淑、不计前嫌、宁为亡夫尝受羞苦的高尚品性,同时也体现了儒教文化下的坚韧、执著。这样极好与极坏的强烈对比,使得讥讽的意味更浓重。然而无论如何,女性的地位始终都处于一个低谷,很难翻身。 鬼,必须是女的,而且行为越是恶劣,就越显出其不晓人情,与主流社会格格不入的一面。女鬼的形貌先是迷惑人的假象,接下来就要显出原形,而原形必定要有缺陷,这就与男性的阳刚、英武之美形成了反差。 即使女性想要极尽敦厚之美,也还是先要尝一点污秽的东西,女性的身体便成了藏污纳垢的后方,等有需要的时候,再把那救命仙药呕吐出来,翻来覆去,就是要把你折磨得没脾气。 女性是很少有尊严的,道士说什么你就照做;疯子打你你也要忍着,人家让你吃痰津,你眉头都不能皱一下;亡夫咽气了,那血腥的场面就是要你收拾;想要死人活过来,你就得像鬼一样的嚎叫,直至把心呕出来。女性始终扮演卑微的服务者角色,翻身之日遥遥无期。 对于《画皮》社会文化意义的探究远不至此,而蒲松龄老先生当时是否考虑了如此深远我们也不得而知,但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分析的妥帖与否,也只由各人评说了。
87版红楼梦与原著的改动大吗?
4个问答2018-12-16 17:13:51
不是很大,补充一下,就是王熙凤的死与书中也有不同
大唐双龙传原著里邪王邪帝什么关系?
3个问答2018-12-22 08:37:47
是不是向雨田啊
中国式关系原著是什么
1个问答2018-12-23 06:41:39
《中国式关系》直面官场商海百态,剖析人情关系,讲述了陈建斌饰演的体制内官员马国梁,接连遭遇了妻子出轨、丢官、辞职等多重打击,重新找回自我的幽默故事。那么《中国式关系》有原著小说吗。   电视剧《中国式关系》虽在题材上触及了敏感地带,但这也将开辟电视剧题材的新领域,该剧虽然是现实主义题材,风格上走的却是幽默智慧型“轻喜剧”,收视率相当高。该剧的编剧张蕾表示,因为创作的难度,用了三年来写一部电视剧的剧本,每稿剧本就至少五六稿起,目标是“希望能够尽量没有一句废话、没有一个废戏和过场戏,争取剧本的每一句话都能在我现有的情况下做到最好。”
《上海滩》原著最后的结局是什么?
3个问答2018-12-23 10:57:16
上海滩哪里有什么原著,本来就是原创故事,老版本就是原版
电视剧极品新娘原著小说
1个问答2018-12-30 00:12:12
新娘(作者:茱丽·嘉伍德) *新娘(作者:纪瞳) 我的极品新娘(作者:原帆) 极品(作者:巫昂) 盛宠极品小新娘(作者:橙色小乖) 焰王的极品新娘(作者:晴语qy) 腹黑总裁的极品新娘(作者:雪舞1987) 极品天师(作者:诸葛卧龙) 极品天王(作者:我本疯狂) 我爱读电子书 搜的 适合不?
《哑巴新娘》原著是?作者是谁?
4个问答2019-01-02 09:55:28
琼瑶的《哑妻》!不要以为电视剧能有原著的特点,像现在电视上的《大唐双龙》,特别恶心!特别糟蹋原著!
福尔摩斯原著中福尔摩斯复活是怎么回事?没看过原著
2个问答2019-01-03 06:10:11
原著中时这样说的”事情是这样的。就在教授掉进深渊的一刹那,我忽然想到命运给我安排了再巧不过的机会。我知道不仅是莫里亚蒂一个人曾经发誓要置我于死地。至少还有三个人,他们要向我报复的欲望只会由于他们首领的死亡而变得更强烈。他们都是最危险的人。这三人当中,准有一个会找到我。另一方面,如果全世界都相信我死了,这几个人就会随便行动,很快露面,这样我迟早能消灭他们。到那个时候,我就可以宣布我仍在人间。大脑活动起来是那么迅速,我相信在莫里亚蒂还没有沉到莱辛巴赫起布下的深潭底之前,我已经想出了这一切。“
杉杉来吃原著小说全文及番外
4个问答2019-01-04 22:46:34
在funnyyuedu功众浩可以看,输入书名即可阅读 简介: 这就是一部小职员杉杉在大Boss封腾的磨牙霍霍下,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最后不得不乖乖弃械投降的斗争史……
求一篇《睡谷传说》原著的评论或感受
2个问答2019-01-05 06:08:01
一部似科幻与...要从中加添新意或惊喜,并不是容易的工作。这回借无线电...《断头谷》(Sleepy Hollow)(无头骑士,沉睡的山谷,睡谷...这次《沉睡谷》被搬上了大银幕,影片忠实地再现了原著的...
神探夏洛克:可恶的新娘对应原著是哪集?
3个问答2019-01-12 02:26:54
据说是《马斯格雷夫典礼》
结婚是件疯狂的事的原著
1个问答2019-01-13 15:01:56
《周末同床》是2002年上映的,源自于韩国的一部畅销小说《结婚是件疯狂的事》,影片讲述的是一对现代男女复杂的爱情关系,描绘了男女双方在爱情与物质、婚姻与自由之间的艰难抉择。影片的基调很平和,带着忧伤的气息。
灰姑娘的原著是如何?
2个问答2019-01-13 23:21:04
和动画差不多的,只是多了一段灰姑娘的姐姐们把脚给削了一块硬塞进鞋子里 然后王子居然还傻乎乎的接了两次,都是到了路口时书上有只鸟在唱,王子娶得不是灰姑娘,这个新娘的脚在流血(大概如此啊),然后王子才低头检查,发现真的是在流血,就把假的送回去,再换一个,换了两次才换对,还真是有够笨的!~ 那时看格林童话的原著,确实有些写的满残忍的,还是现在翻译过来的明显童话色彩更多些~~没有安徒生童话那么浪漫美好!~
求>小说的结局,看过原著的进
3个问答2019-01-16 19:27:41
原著里没有提到,原著是萧十一郎、沈避君、连城壁、风四娘都去玩偶之家拼命去了…… 至于后果,小说留的是个悬念。
寻找前世之旅漫画原著小说叫什么名字
2个问答2019-01-17 02:33:33
就是寻找前世之旅
即将上映的电影 神探夏洛克:可恶的新娘 改编自原著的哪个故事?
4个问答2019-01-19 11:27:58
《神探夏洛克:可恶的新娘》并非改编自某单一故事,而是汇集了以下三个故事的元素而写成的: 《马斯格雷夫典礼》(The Adventure Of The Musgrave Ritual) 《蓝色石榴石》(The Adventure Of The Blue Carbuncle) 《萨塞克斯吸血鬼》(The Adventure Of The Sussex Vampire)

热门问答

热门搜索更多

  •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I
  • J
  • K
  • L
  • M
  • N
  • O
  • P
  • Q
  • R
  • S
  • T
  • U
  • V
  • W
  • X
  • Y
  •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