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装

500根脚手架,66棵悬浮绿植

[摘要] 上海冒出了个中国最美玻璃房

99%的人将就活着,只有1%在极致中生活

1%

是张国荣的不疯魔不成活

是香奈儿的独立意志和一缕不绝的五号香

是亚历山大·麦昆的破坏、否定和无视界限


极致生活,即对美的追求

美,是功能之美,是器物之美

是人的感情,是爱的表达

不放过一寸粗鄙,不容忍一处草率

庄重地享受生活的仪式感

让日常每一瞬都迸发出惊喜与感动


造作遇见了山水

一如许久未见的故人



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正门处,有一个高23m,长76m,宽度在6-11m之间,66颗植物漂浮着,占地约638平方米的建筑——远景之丘。


这是日本建筑师藤本壮介的作品,整个建筑以纯白色脚手架为支撑、全透视,同时又被葱郁的植被点缀,其外形呈“山”状,远远望去宛若庞大的室内森林。



在这个不规则的玻璃房里,是一处生活艺术消费空间,名为山水-远景之丘。


之所以取名山水,空间主理人丁屹说,“这个装置远观像一座山,山上有树,山下有石子,有种日本缩微式园林景观枯山水的意思。





我们相信

设计与艺术的价值不仅存在于观赏和收藏

而是要被触摸和使用


一杯手冲,一束鲜花,一件设计品,一幅艺术品,他们都有自己的故事和温度。让那些美好的东西进入我们的生活,带来愉悦和惊喜。


将艺术、设计和美的生活方式结合,为大家提供美的生活方式。正如山水-远景之丘呼吁的,Not Just Living(不将就的生活)。



只要是一个容器就能喝水,只要是一支笔就能写字,只要是一个布袋就能装东西,没错。但是,当艺术成为日用消费品,你会感受到这些物件的美感和设计师埋进去的小巧思,生活中也许有更多惊喜。


一个明媚的蓝天,一座白色脚手架组合而成的玻璃房,一颗桂花树,和一杯手冲咖啡。想想,这日子有多美。





丁屹说,这家店实现了一个原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5月3号决定开店,17号施工队进场,6月8号举办开幕式。这意味着,我们要20天的时间里,开起一个咖啡馆、一个花店,打造250个金属货架,以及让30多个设计品牌进驻。最大的问题在于,远景之丘在设计时并没有开实体店的计划,所以我们先要解决上下水、地面高低不平和接电的问题。”




软装阶段,为了保证色调干净清爽,山水-远景之丘选择了浅色系、金属材质的产品。


采购时,我们直奔造作。在中国现阶段的原创家具品牌里,造作敢于尝试一些新的材料,敢于签约国际大牌设计师,价格适中,而且每件家具都有亮点。果然,造作的产品与我们玻璃结构的建筑搭配很好,让略显性冷淡的空间温暖了一些。”


不少客人都说,这是一家怎么拍都很美的店。



米白色洛城椅干净清爽,L形包裹,A形支撑,简约有力。甜点边桌小巧不占地,撞色坐垫在活动需要时取出,一物多用。


从垂直空间角度上看,上方有透视玻璃、脚手架和外景,下方有甜点边桌坐垫黄绿色的巧妙点缀,与蓝天呼应,色彩达到平衡,什么角度都好看。





玫瑰金的光合氧气花瓶是桌面的灵动装饰,与250个金属货架呼应,演绎了光影流动的高贵质感。



空间内部主要是白色系和金属材质,户外搭配了珊瑚红、石灰绿的丝绸椅。丝绸椅由ABS注塑工艺打造,自带抗紫外线属性,给路人一片轻快靓丽的风景。






注释


喜玛拉雅艺术中心



喜玛拉雅艺术中心是结合商业和艺术的综合性商场,是一座关于艺术、关于生活的体验之城。上海种子由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主办,通过公共活动、出版物、放映、展览、公开征集与委托制作的建筑项目,向既有类型发起挑战。

远景之丘



远景之丘是喜玛拉雅美术馆“种子计划”艺术展引进的、由藤本壮介设计的一个装置。“远景之丘”以极简的方式将自然与人工融合,设想未来100年后城市建筑的可能性。当半透明的建筑物与位置不固定的树木融合在一起的时候,这座临时建筑物鼓励人们以不同的方式去相遇、停留和探索。这里就是人与人之间互动的发生地。建筑和自然的融合组成了一个引导人们去重新深入思考人与自然关系的未来的平台。


藤本壮介




日本新生代建筑师,目前国际上最具知名度的日本年轻建筑师、国际最具影响力的建筑家之一。他的建筑多为开放格局、弱化动线,被称为“弱建筑”风格,即弱化建筑功能,凸显使用者本身与空间的互动性,并随着自由移动重新定义空间。


House NA,日本


House N,日本


你可能想看

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