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谁说网红只看“脸”?“网红展”里聊艺术

谁说网红只看“脸”?“网红展”里聊艺术

猫眼演出
8月8日

在前面的话
感谢大家支持
《WAVELENGTH:出厂设置》仅开幕就招待了近万观众,第一周也持续火爆💥
社交平台上随处可见我们美美哒照片~
一言不合,先上图!


@做技几
@Unicorn_Uni
@王夕月Maia(摄影:@摄影人春海)


图片来源:@疯兔子-Fawn

近来“网红展”这个词频繁出现
似乎我们也不小心蹭到了一波热度???🔥🔥🔥


趁着这个机会,我们也来聊聊“网红展”这件事...

WAVELENGTH

01
“网红展”是个什么展

网红即在网络上获得大量关注的人或现象。

如何用一句话概括时下的“网红展”?
要具备哪些要素才能称其为“网红展”?

或许它们都有以下几个特点:
沉浸式的环境设计/互动体验
视觉呈现或氛围适合拍照
看展的首要目的是拍照
拍照之后在Instagram和朋友圈分享


大家在WAVELENGTH和艺术家合影|图片来源:@伍萬萬萬萬萬 @AvaFoo(摄影:@摄影人春海)
@刘筱bamboo

而这些“身怀流量”的展览
似乎又可以分成两类来看:
为了“网红”而“网红”
误打误撞变“网红”

第一种,为了“网红”而“网红”

比如刷爆Ins的🍦冰淇淋博物馆(Museum of Ice-cream),🍬糖果博物馆(Candytopia),🎆造梦机器(DreamMachine)……它们有着能引起普遍共鸣的主题(谁会不喜欢冰淇淋!),明亮的糖果色或者迷幻的荧光色,可以互动并且占满整张照片背景的环境装置。


Instagram上的“造梦机器”和“糖果博物馆”
它们的目的轻松直白,就是为了让你开开心心地玩,用美美的照片记录生活,还能为下一次brunch提供谈资从传统艺术批评的角度来看,它们似乎根本不算“艺术”展,但这种不需要具备一定背景知识就能get到乐趣的审美体验总是大受欢迎。


第二种,艺术家的创作元素和视觉呈现本身就很适合拍照,误打误撞“网红”了一把。

“你火怪我咯?”🔥🔥🔥

就好像WAVELENGTH 里出镜率相当高的黑纱衣装置,谁拍谁是小仙女🧜♀️~


Claudia Casarino,Uniform,2008 | 图片来源于网络,图源见水印

不过这件作品是艺术家2008年,早在社交媒体狂潮之前创作的。艺术家Claudia Casarino来自南美巴拉圭,08年一波移民狂潮中,无数巴拉圭人离开了自己的家乡,因此她创作了这些像幽灵一样漂浮着的工装制服——穿衣服的人都不在了,只有衣服留在原地,如同《等待戈多》那样无望。
这件作品曾在智利三年展,西班牙、阿根廷、约旦等多个国家级美术馆展出,其中包含了Claudia对个人身份和家族史的探寻,对“隐形的移民”问题的关注。同时,她觉得当“女性”这个身份被加上了太多刻板印象,通过服装这种总是和女性联系在一起的物件来探讨女性问题,反而使之更容易被理解。
这两个粉色的房间也很能满足❤少女心❤


图片来源: @一休 @WLDNXXX

王欣的作品大多是关于艺术世界和艺术生态系统本身,一方面,通过一个统一的颜色,她将在不同的作品中对艺术界的观察,纳入到同一个研究体系。另一方面,粉色灯光有种催眠和暧昧的氛围,她希望以此将观众带入她想象中的艺术世界。


Wang Xin, Enchanted Art World, 2018

罗苇的梦幻装置其实囊括了她此前许多艺术和社会研究项目的记录。整件装置像一个放大版桌游,棋盘按照数字分割,12个三角形板块里的内容都对应其数字在占星学上的意义。2014年起,罗苇开始创建一个叫做“水晶星体”的体系,包括表演、影像、游戏等多种媒介的作品,以及生物再生研究所和传波者公司品牌。这个“棋盘”就是用一种互动和解构的方式,让观众从不同角度去了解“水晶星体”的世界。


罗苇,水晶宫殿,2018

图片来源:@Eason不吃素


图片来源:@何穗

几百卷再生纸在重力的作用下互相挤压,形成类似冰川和海洋的形态。JaeKo喜欢旅行,她说当你置身自然环境中与人隔绝,会开始再次思考“价值”💰的含义。因此她用自己的双手,给廉价的纸张赋予特殊意义,让人们再次关注这个真实的、物质性的世界🌏。
或许“自然”也是一种通用的语言,你不需要了解艺术史或是艺术家生平,也能直接在作品中感受到它的力量
WAVELENGTH

02
为什么我们爱“网红”

根据不完全科学的整理,首创当下“网红展”风格的,应该是2015年推出的29房间(29Rooms)


“29房间”在Instagram上的官方账号

现在“29房间”每年于九月纽约时装周期间举办,吸引全城潮人奔去排队......不过最初它只是生活方式网站Refinery29 策划的公司十周年庆活动。第一个以展览为目的,带起Instagram刷展潮流的还要数“冰淇淋博物馆”。而在国内掀起大规模“打卡看展”热潮的大概是2017年,《teamLab:花舞森林与未来游乐园》


花舞森林与未来游乐园,图源:Pace Gallery

为社交媒体而生的展览早已成为一种不容忽视的趋势,老牌画廊和博物馆也开始借助这股“神秘力量”。像是超级大网红、“波点奶奶”草间弥生的镜屋,在限流的情况下还给华盛顿赫希洪博物馆和雕塑园带来了两倍的同时段平均访问人数;画廊大巨头David Zwirner在上东区场地展出草间奶奶画作的同时,也“不免俗”地在切尔西的画廊主馆放了两个“镜屋”。


David Zwirner画廊的“镜屋”和画廊外排队人龙,摄影:李雨白

“爆款”时代,连艺术也不能逃脱吗?是不是未来艺术展都要变成“拍照游乐场”来吸引人?

而这些“游乐场”又是怎么“红”起来的呢?

或许这说到底、是一种借助社交媒体兴起的视觉艺术。人都是视觉动物,天生会对某种构图或者颜色心生好感。而除了本能,这种感知又会受到后天环境和心理状态的影响。比如“冰淇淋博物馆”,童年集体回忆➕讨喜的马卡龙色,不红都难:


Instagram上的“冰激淋博物馆”

能在信息超负荷的情况下抓住一瞬即逝注意力的,一是符合大众心理,二是符合某种视觉模式。社交媒体则让这种传播变得无比快速简单。不符合这种传播规律的图片迅速沉下去,新冒出来的则试图复制成功者案例“存活”下去,于是到最后就好像满眼都是某个模式的“网红脸”。

其实“网红”不过是象征一种人气。而“人气”和“艺术性”不是对立面,区别是在于能不能通过时间检验。我们熟悉的大师名作,也曾经或者现在依然是“网红”——比如有谁红的过《蒙娜丽莎》?在卢浮宫大都会博物馆打卡的游客那么多,又有谁会质疑那里面展品的价值呢?


陈抱阳,仿生人会梦见电子奶牛吗?,2017|图源:魔都潮店


Jonathan Rosen, MIRROR (I See), 2018|图源:@勒森魃L

热搜好文
【探15】约饭就来地道川菜小馆
161304
北京五家绝对让你吃到撑的自助日料店!
146350
徐家汇惊现「双层牛蛙塔」!360°满到扑出来,还打6.8折!
116562
-18°c的烤冰面包,爽得让人发抖⌇抖⌇抖
107164
毕业了!那些藏在青春里的校园美食街,你还记得吗?
106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