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装

一个浪迹天涯的浪子,因为一个家变成了宅男

[摘要] 罗韬,该如何介绍这个人呢?

▲罗韬,该如何介绍这个人呢?半职建筑师,每周几个半天做建筑,半职艺术家,玩泥塑、画油画,半职瑜伽师,朋友圈里经常看到他练瑜伽,还是半职旅行家,朋友圈里也经常看到他骑着摩托周游世界浪迹天涯。今天,我们就来看看他的家,他的正业或“不务正业”都被收纳在这所房子里。

▲上海浦江镇华侨城是由意大利建筑师规划设计的,罗韬的家就在这里,容积率只有0.6、远离城市和拥有对内部空间改造的自由度。房子是复式结构,底层原先的三室两厅被打通成开放的工作区域。罗韬在这里铺开了画笔、颜料、排刷,自由地创作。

▲因为对吃的要求不高,厨房和餐厅的功能被弱化,由开放式厨房和吧台一并实现。这里的装修从开始到完工长达10个月,其中画图纸部分占去了3个月。

▲采用灰色为主色调从功能性而言是为了在空间内作画的采光考虑,比起白色的高反射性,灰色更为柔和。另一方面,这种强烈的“极简”来自于罗韬所喜欢的葡萄牙著名建筑师阿尔瓦罗•西扎——摒弃装饰的倾向、用简洁的形式表现建筑内在的丰富性。

▲这里被罗韬称为能够感受到正能量的房子,明晰的空间秩序,几何房屋结构,在顶楼有一个大大的露台,被罗韬布置得颇有情调。

▲房屋主色调是灰色,直接把水泥和钢筋的材质裸露在外,在横梁结构和墙体部分刷上了混凝土生长剂,这种色调让整间房屋都透出了浓厚的建筑师风格。

▲好的建筑师是会讲故事的,当初在设计房子的时候,罗韬脑海中想的都是各种可能的场景和画面。他想的是,当他未来坐在自己家的某个位置想要看的画面是如何的?

▲楼梯上去相对私密,如果把二楼楼梯口的拉门合上,这里就可以单独成为私人空间。

▲有太阳的日子,早晨6点多,第一缕阳光便会从顶楼落地窗探进来,那里是主卧,阳光投射在罗韬的额头或眉心,逐渐把他唤醒。

▲起床后罗韬可能会在有阳光斜照的顶层阳台看着天台上种植的各种植物慢慢被阳光捕获并享受早餐,或就在落地玻璃窗之内静心打坐。

▲设计卧室场景时,罗韬想的效果便是能在室内感受到力量的注入。随着时间变化,阳光充斥整个屋宅,再慢慢收回这种寄予,那种光影的变化就像是从视觉上反映了时间的走动。

▲建筑师设计自己房子里时变得随性许多,订制的竹制百叶窗、开放式浴室外的竹子、中空露天的爬山虎或是各色各样几乎没有雷同的植物,这些都很随性,

▲在罗韬看来,家全靠花时间经营,住在里面,日积月累,建筑里便投射出主人的生活,处处充满主人的气息。

▲在这个房子里有他从恒河上运回来的瓦罐,从尼泊尔淘回来的诵经碗,从巴厘岛买回来的木雕,以及从旅行各处收集来的石刻人偶。

▲在阳光下产生灵动的光影效果,微微晃动的斑驳影子投射在地板和家具上,活泼可爱。

▲罗韬说:“在建筑师看来99%的建筑都很丑,正是有了住在里面的人的这些故事,建筑才可爱。建筑师做的事情就好像在用激光笔往墙上打点,能对建筑产生的影响最多不过30%,沉淀下来的永远是建筑之外的东西。”

▲罗韬从小会画画,高中到大学打拳击,大学是同济建筑系,毕业后开了建筑师事务所,也成了酒吧的老板,在那个时代开着哈雷摩托,过着日夜颠倒的生活。在98年出国潮时移民去了加拿大,随后在那里过了另一种生活,一路画画和研习艺术。

▲现在他回到上海生活,在上海的大多数时间待在家里,静心于此。家里没有电视或网络,罗韬可以花上很多时间把玩他从各地带回来的玩物,一个人敲击诵经碗冥想,或是摆弄各式各样的植物。他开玩笑地说:“正是因为这个家,我现在是一个宅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