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装

苹果新总部终于要竣工了,这些气哭建筑师的要求你知道吗?

[摘要] 苹果新总部终于要竣工了,这些气哭建筑师的要求你知道吗?

不疯魔,不成活

转自公众号:iWeekly周末画报


在空中俯视过无数次的苹果“太空船”

新总部终于要竣工了

苹果希望在今年春天正式入驻

相比当初乔布斯的规划(于2015年竣工)

完工时间拖了一年又一年

难道是建筑商的拖延症犯了吗

有几位参与项目的施工人员通过路透社“哭诉”

这个锅他们真的不背

明明是苹果完美主义强迫症太严重!




苹果新总部是一个四层楼高的环形建筑

周长大约有一英里

被《旧金山周报》称为“巨型玻璃甜甜圈”


▲苹果新总部目前的建设进展



Louis Mozingo:

告诉我,和你隔了10米的John正对的是什么方位?


当前的主流办公室设计越来越趋向于

开放式的空间设计——以促进团队协作

然而苹果的这个“太空飞碟”式环形玻璃建筑

光是要人在里面分清东西南北的方位

恐怕就是个大问题

苹果往这个“飞碟”里砸了这么多的时间和金钱

确定走对了路子吗?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景观建筑与环境规划系

的主任Louis Mozingo表示

苹果想的可不是要将办公空间的生产效率最大化

而是要打造公司的标志性建筑

使它成为一个“苹果偶像”



该图展示的是一个超大中庭内的咖啡馆

上方一共有59个天窗,使阳光能够照射进来

而敞开的巨型玻璃大门则确保了新鲜空气的流通



一位匿名的前任“飞碟”建筑师说:

图纸容差余地这么小,

你以为工人是在造手机吗?


在多数建筑项目里

建筑商使用的图纸容差

(对理想尺寸的偏差预估,也即精度)

一般在1/8英尺不到一点

但是苹果公司的容差要求却远小于这个数值

也是叫人头疼

一位此前担任过该项目建筑师的匿名人士表示

苹果在设计感上的热忱虽然可以保证产品质量

但它的“完美癖”也要面临不少实际建筑过程中的问题



苹果的内部设计团队提出了不少要求:

玻璃上不能反射出通风口或管道

而一份针对整个建筑中使用的特定木材

的说明手册甚至长达30页


该匿名人士忍不住一泄之前的“怨气”

“你在制造手机的时候自然可以使用极小的精度

但是造楼也沿用这个精度

大概到时门都开不了了吧,科科。”


German de la Torre:一群科技宅的柏拉图式死理性派设计


目前正在为该项工程殚精竭虑的

建筑师German de la Torre

发现苹果在许多细节上的设计

都源于他们自身的产品

比如圆角的弧度(iPhone边角的弧度)

电梯按钮的设计(Home键)

甚至有人觉得抽水马桶的设计都酷似iPhone



这个马桶你们对外出售吗

给我来个玫瑰金


不过,目睹了整个苹果总部

从设计到修改(×10000次

到开工全过程的de la Torre认为

苹果并不是要打造一个巨型iPhone

只不过在设计形式上有一些柏拉图式理想主义

又非常死理性派的执念

“他们经过了好多年的反复试验

才达成了这个最终的设计理念

自然要分毫不差的执行。”



一位匿名的前任建筑经理:

天花板要像耳机插孔一样防尘

(而我却还在用防尘塞……)


在建筑施工的早期阶段

苹果公司的各位高管们就告诉施工队

由混凝土铸造的光亮天花板必须是

里里外外一尘不染

好比iPhone的耳机插孔一样

为此,这项工程检验了数以千计的天花板

首先是苹果内部开发团队在商店确认

然后是建筑承包商在施工现场二次确认


艺术家想象的苹果Campus 2的完成图(俯瞰图)

届时它将被7000棵人工移植的树木环绕


“你觉得不是个事儿的东西,苹果统统要检查。”

——来自某位建筑初期的施工经理人


一位试图和苹果讲理的建筑师:

第一次听说门槛还能影响工作

怪不得我工作效率低呢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过各种建筑的门口

一般情况下,建筑物内部与外部的地面不会是平齐的

台阶和门槛的存在都是十分常见

就是这么一个小细节

又让苹果高层犯了强迫症

他们要求,新总部的外部与内部地面必须平齐

衔接完美,不能有任何门槛、突起或者分割



在建筑师试图和他们“讲理”的时候

苹果公司坚定地不肯退步

他们底气十足地给出了自己的理由:

如果外部与内部衔接不完美的话

那么工程师在走进新总部时

就不得不调整步伐

这样一来就会导致他们从自己的工作状态中分心

建筑师们花费了几个月试图劝服苹果公司

这种做法根本没有先例并且十分耗费时间和精力

但最终还是败给了苹果的坚持


无人机在空中连续拍摄的施工现场

成百上千的卡车和挖掘机正在作业



怀疑人生的建筑消防负责人:

为什么连一个小标识也不放过


我们都十分熟悉苹果产品的设计风格:

圆滑、极简、富有曲线美

但当苹果公司将这种审美应用到新总部

尤其是连新总部的引导标识都要符合时

建筑师又跳脚了



比如像防火设施的标识,既要走极简风

又要保证在紧急状况下轻易可读并达成疏散的效果

这可是难为坏了建筑消防负责人

据这位经验丰富的负责人向路透社透露,

为一个小小的防火标识

他大概开了15次会议

“我从来没有在一个标识上花过那么多时间。”

负责人耿直地表示



可能是被强迫症逼走的门把手负责人:

你们纠结吧,我离职还不行吗


2015年

当苹果为了新总部的主大楼接触建筑承包商时

他们给承包商的第一项任务就是

确定会议室和办公室用什么样的门把手

一个门把手,又花了建筑商几个月的时间

当他们终于确定方案并呈给苹果公司时

还是没有得到认可

建筑商简直无法理解被拒绝的原因

因为在他们看来即使精确到纳米

这个设计也没有任何不完美的地方

获得苹果公司的认可太难了

一个门把手的设计至少讨论了一年半的时间

甚至连当时负责门把手的建筑经理

都没能看见最终定稿

因为直到他离职的那一天

苹果和建筑商还在就门把手进行商讨



知名科技网站The Verge指出

虽然苹果新总部施工人员抱怨不少

但他们这些小“吐槽”也正是

我们喜爱苹果和苹果产品的原因吧

苹果公司的“吹毛求疵”也表明了他们对细节的重视

这种专注的文化根植于公司内

即使是没人在意的门槛都不放过


- END -



你可能想看

更多内容